欢迎光临阿图什市人民政府网站,欢迎您提出宝贵建议!

今天是:
  

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共建和谐美好新阿图什

以维护国家安全的视角审视邪教

党的十九大报告非常重视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问题,对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重要性的认识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报告说: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,维护国家安全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,报告还指出:要完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安全政策,坚决维护国家政治安全,统筹推进各项安全工作。同时,报告还明确点出了危害国家安全、必须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的四种破坏活动,它们是:渗透颠覆破坏活动、暴力恐怖活动、民族分裂活动、宗教极端活动。在这里,邪教破坏活动虽然未被明确点出,但从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的视角审视,它与被点名的那四种破坏活动是同一类社会问题。邪教破坏活动理应属于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之列。

觊觎政权是中国邪教的一大特征。

当代中国产生的邪教,从民间教门、反动会道门演化而来,从源头上说,已有数千年的历史。教门觊觎政权,邪教破坏社会稳定,是历代政权的共识和心腹大患。中国历代封建政权为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,大都非常重视对妖言惑众、教门、邪教、会道门之类社会问题的治理,绞尽脑汁寻求解决办法,并制定相应的或残酷镇压、或分化瓦解、或二者相结合的对策,无所不用其极。它们对自己的对策,都曾寄予莫大的希望。结果,由于对策的着眼点不同,效果各异。总起来看,由于历史的局限性,都没取得根治杜绝的效果。有些政权甚至在与教门的较量中走向灭亡,导致改朝换代。可以说,中国历代封建政权更迭大多有教门因素的身影。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,虽然不是教门发动的,但巫术迷信篝火鱼是陈胜、吴广发动起事的思想武器,从中可以看到教门幽灵

荀子说:类不悖,虽久同理。

邪教之类社会问题,是历代政权想解决而没有解决掉的问题。时至今日,它依然是社会公共治理中必须面对的课题,依然考验着当代执政者的智慧,依然考验着现代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。

我们现在说的邪教,更多地被理解为政治概念。当代中国产生的邪教,继承了教门、反动会道门的衣钵,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就是都具有夺取政权的强烈政治野心。它们一方面打着宗教、气功的旗帜,一方面又对世俗政权垂涎三尺。当代邪教的教主,虽然一般都是文盲、半文盲,个别的具有中等以上文化水平,但他们往往羽翼未满便想君临天下,实现教权加政权的统治。这些邪教组织,有的建立之初就有不良政治图谋,有的在发展过程中滋长了权欲,还有的是别有政治背景的人介入把它们迅速引向对抗现政权的道路。现代邪教与历史上的反动会道门一脉相承。

十八年来,与邪教组织斗争的实践告诉我们,邪教是社会毒瘤,对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具有极大的破坏性,邪教破坏活动的矛头直指国家、社会、执政党和政府。我们与装神弄鬼、善于欺骗和洗脑的邪教组织的斗争,是一场非同寻常的、充满困难和挑战的斗争,是一场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的斗争,是一场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、巩固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尖锐的政治斗争。正是这份政治使命和政治担当,激励和支持着社会各界反邪教有识之士冲锋陷阵,勇往直前。

不久前召开的党的十九大,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政治判断。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:新时代,这场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的反邪教斗争仍将继续、并且会是艰巨的和复杂的,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;新时代,反邪教斗争应是伟大斗争的组成部分,我们应按照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发扬斗争精神,提高斗争本领,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的新要求,乘胜前进,开创反邪教斗争新局面。(原标题《以维护国家安全的视角审视邪教——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思考》)
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